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这次,我没有哭

[复制链接]
责任编辑 发表于 2021-11-30 11:58:0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 216
   天色很黑,溺水的我在一滩黑挣扎,四周的窃窃私语让我痛不欲生,穿破耳膜的尖叫令我恐惧,一双大手把我撑起来,他是我的爸爸。我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小时候父母常常闹得很不愉快,夹在中间的我无奈多于弱小和无助,其实小孩并没有大人想的那么脆弱,家中的不愉快通常发生发生在夜晚我酣睡正香的时候,除了无奈就是不能睡个好觉的苦恼。一天夜里,又是一阵喧闹穿透客厅厨房来到我的房间,揉揉眼睛又是一个不眠夜,我可懒得去做劝说这无用功,用枕头压住耳朵做我的春秋大梦。困意袭来,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条胡同门口,再往上看,父亲抱着我,看我醒了也没多说什么,走进胡同把我放在奶奶家掉头就走。我的父亲是一个很温和的北京爷们儿,但和大部分传统的中国男人一样他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我小时候常常想要是我的爸爸更会说话,是不是我会更喜欢他一些?


    太阳当头正正悬挂在我头上,我和一群人嬉笑怒骂很是开心,所有人都没了,连我自己都一丝不挂,雨一直打下来,我不害怕,一个男人在后面跟着我,他是我爸。到了初高中我和我爸的关系用一个词来总结就是若即若离,我们之间的交谈也很少,比起向家人倾诉我更喜欢和朋友们待在一起。临近高考,心里烦躁的很,不知道也是不是有青春期的缘故心里烦躁的很,用奶奶的话来说那会儿一回家就好像全家欠了我几百吊大钱似的,没个好脸色。现在回头看看当时高考发榜时的自己确实幼稚的可笑,当时可是感觉世界都塌了。这人哪,一到夜里想的就多,多的我睡不着觉,脑子里想放幻灯片似的闪回着高中的事儿。一不做二不休,拿起自行车就朝着天安门骑,就这么骑了好几个晚上,又一个晚上往回骑的时候正对冲着有一个熟悉的人冲着我骑。俩人推着两辆车,慢慢悠悠往回走,没人说话,走的十分钟在我感觉却和十个小时似的。我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里准备,迎接一场或温风细雨或狂风骤雨的爱护型说教。可到底没有只言片语,我们就这么走在空旷的马路,夜晚街边的路灯太过昏黄,在有路灯的路上,两个人走,看着黑夜,看着它要将我笼罩,路灯将我的身影拉长,再拉长,它像噩梦的影子,我加快步伐,期待下一个路灯的眷顾,又回头看了看,身后即将消失的影子,一个更大的影子把罩了起来,一抬头,一个身影一直护在我前面。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打在中年人的身上,他正要坐下,一轮红日在他身后升起,一个年轻人一把扶住他,一起往前走去。当我在读我的大学的时候,我的父亲的人生却出现了一些波动,他虽然不像某些中年男人一样潦倒但是也让我这个儿子感到于心不忍。找了个机会我约着父亲一起出去骑车,晚上一起推车回家,是同一条马路,但是路灯却没那么昏黄,我抿了抿嘴。“爸,加油。”“嗯”随着路灯的明亮,光源投来的温和,行走在路灯下凝视这幽美温和的光影,光的柔愠度,都在静夜的空间里投射着柔情的光彩,柔和的灯光下我和父亲的影子逐渐融为一体,一起走在路上的,那是我,也是我的父亲。

父亲像是一本书,年幼的儿女常常读不懂父亲,直到他们真正长大了之后,懂得什么叫的时候,再重新打开这本大书,才能读懂父亲的那颗真诚的心。诗经里有一句话: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我与父亲的关系就像一座小山想要看清大山的全貌,他在努力长高,当每长成一部分就会了解大山一部分,当他完全看到大山越过大山,他也就变成了大山。这次,我没有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模板大全
关注我们
意见
反馈